手機游戲

安卓 IOS APP
當前位置:首頁 > 產業頻道 > 人物專訪 > 專訪HTC新產品VIVE FOCUS PLUS負責人 你想了解的VIVE內容都有

專訪HTC新產品VIVE FOCUS PLUS負責人 你想了解的VIVE內容都有

發表時間:2019-03-29 17:46:09來源:網易愛玩發布:巧克力圣代

在HTC年度VIVE生態大會上,我們網易愛玩也有幸受邀參加了與HTC Vive產品及策略副總裁鮑永哲和HTC中國區總裁汪叢青的采訪內容。在采訪時候我們關于HTC新產品VIVE FOCUS PLUS也提出了一些大家比較關心的問題,例如產品的價格以及游戲陣容等等。

另外高通XR業務負責人司宏國Hugo Swart在中途也來到參訪現場,我們也對高通與HTC的一些合作業務提出了相關問題。

Q:您剛才演講的時候說到5G時代VR是一個殺手級的技術,基于我們外部的平臺,我們做這個市場的時候有沒有準備殺手級的軟件和應用?

汪叢青:我們對于內容的投資15年就開始了,現在綜合看應該有3000多個內容,這不是短時間就可以做得出來的,今天外面看到的豐富內容都是為這些設備而準備,所以內容非常重要。我之所以把內容放在一個最重要的地位,是因為如同機器不能沒有油,油就是內容,不然機器無法運行。5G只是一個新的通道,以前內容不是在設備上,就是電腦上,而現在內容可以放在云端,讓你的設備更輕,因為5G處理內容的能力更強,電池更小。

對于未來的設備,大方向上,5G是一個很重要的趨勢,我們目前的設備已經可以和5G兼容,如果未來科技環境發生改變,我們也一定會與時俱進,甚至可以領先市場,這就是我們的理念。

Q:那么5G兼容是不是HTC現在兩個產品線都有?

汪叢青:5G云VR這個事情不會今年馬上普及,它可能會有一些試點,一些城市有5G,一些運營商會推出相關的服務,但是不是大眾服務,今年和明年還沒有到,所以真正5G網絡要覆蓋到方方面面,可能要好幾年的時間,而且服務讓它會整個體系都更加完善。而且我們不覺得有了這個就會替代另一個,很多客戶特別是專業的客戶會需要本地的渲染和自己的可控性,不會依賴于網絡,所以這兩個是長期并存的。

Q:原來的Vive Focus是不是還會售賣呢?之前的設備的價格會下調嗎?

汪叢青:會,他們可以滿足不同客戶的需求。就是我剛才說的一個功能只是讓你看視頻的時候進入這個電影,當然你要求完全的互動性,把PC的內容移植過來這些方面就需要六自由度的手柄。(關于價格)我們現在對于這個沒有任何想法,這兩個產品都有自己的定位和自己的價值,都有自己的用戶群。

Q:我們的Vive Focus Plus是以前的Vive Focus升級版本嗎?或者就是這個優勢和更新的地方在哪?

汪叢青:新產品有很多更新,一共有四個方面,一個方面就是這個設計上更加舒服,新的重量比讓佩戴更舒適,你用得久的話不會感覺累和重。第二個是新品也換了新的鏡片,會讓同樣3K的屏幕感覺更清楚。而且,后面按鈕我們也調整了,會讓它更加耐用,因為有些用戶會把他用在體驗店,人們進來進出的,這些按鈕就會松,現在這些問題也解決了。還有一個雙六自由度手柄,這個更不用說了,這個是最重要的差別,還有我們做的這個新功能讓它可以更容易和多模式聯合,這個多模式的可能性是因為有了雙手柄才可以讓不管是PC還是VR還是一體機還是云的內容都可以帶來優質體驗。

Q:我問一下關于今天發布的新產品,它的價格是在原來的Vive和Vive Pro之間,但是對于純C端的用戶來說,六自由度也好,超聲波的升級也好,并不是容易弄明白的東西,為什么要不單獨做一個獨立的產品,而是歸在Focus里面?

汪叢青:從某種意義上來說它可以說是一個獨立的產品,這個產品不僅滿足了之前使用3DOF Focus用戶的需求,更是擴大了它的受眾。這些更新不止是簡單的更新,在體驗感受上的革新是非凡的,但都是移動VR的代表。

Q:針對一些串流和服務的調整你們有做游戲方面的優化嗎?

汪叢青:我們專門做了一個APP,利用攝像頭(see-through功能)可以打開一個視窗,上面看到游戲世界,下面顯示真實世界。你向下看可以看到你的手柄,你打字的時候可以看到自己的鍵盤,這個功能會讓你真正把你超大的屏幕變成一個代替你正常用的屏幕的一個方法,要是你每次都拿下來看東西,這個是不現實的。而且,我們通過HDMI拿信號進來,本來只是有一個屏的,我們把它變成雙屏,變得更具沉浸感,在一體機、VR設備里面讓它可用,所以這些功能都是我們從新的升級里面去解決的。

Q:在測試的時候覺得稍微幀數比較低,可能看的時候是有一些延遲,這一塊我們會不會改進?

汪叢青:因為還是一個新的技術,從硬件的角度的話,現在我們基本上不止一個設備,而是通過與多個不同設備相連接,達到近乎于多個設備的同樣功能。

Q:今天發布Vive Focus Plus相對于之前的產品亮點是什么?Vive Focus Plus有什么足夠的理由讓消費者更換?有哪些足夠的理由讓已有消費者更換設備?

汪叢青:基本上還是內容,內容是最重要的,比如以前你可以玩200個內容,現在你可以玩4000個VR內容再加上萬個主機的內容,再加上億的視頻或者上千個電腦上的應用,這個是最重要的,現在基本上是多功能屏幕,這個概念實際上非常有價值的,不管是對于工作的人還是玩家還是在家的人,你就有了一個獨立的多屏幕,而且他的互動性,雙手和頭的六自由度的互動性和沉浸感,沒有其他設備能夠做得到,現在我們是市場上唯一一個全部功能在一個設備上的全六自由度產品。

Q:我們的產品在歐美的市場上是針對的企業級的用戶,我們看到中國的市場的策略也會面向消費者,不知道咱們是怎么考慮的呢?

汪叢青:其實我覺得對于歐美的話可能他們接受度會慢一點,所以我們新產品,就像Vive Focus一樣,可能出來六個月之后才到國外出現,這次我們的功能先針對國內的用戶群來推給消費者,我們覺得合適了之后,不管從內容的角度和我們體驗的角度,這些其實都是我們在國內的團隊開發的,在國外的內容要是不夠的話,推出來的產品大家會覺得不滿意的。我們Multi-mode的內容和66的內容都是在中國開發的。所以我覺得這邊先推出是一個很自然的事情,但是國外遲早會全面開發。而且中國的市場跟歐美的市場結構、用戶習慣也都很不同,所以我們始終致力于尋找最適合中國市場需求的策略。

Q:現在產品已經實現了遠程交互,多人在線的游戲是不是有可能在研發了?在游戲中我能看到我的隊友,但它是基于什么定位的呢?

汪叢青:今天演示的時候你可以看到,我們有一個類似吃雞的游戲,可以讓20個人一起玩,你說的這個已經有了,都是用我們這個設備玩的。在多人游戲中的話還是要瞬移,在這個封閉的空間走,不是一個大空間。大空間我們有大空間的技術,另外一個是在一個虛擬的空間我有自己的定位,我是瞬移跑到別的地方。

Q:除了辦公和醫療這些企業級的用戶,你認為VR在日常應用中還有什么功能?

汪叢青:現在PC VR能做的,它都能做。會議、培訓、教育、銷售這些都可以做,沒有什么限制。

Q:這個設備可以和多個外邊的設備連接,這些內容本來就是VR的內容,還是轉化成VR的內容?

汪叢青:VR的內容要是PC VR或者是原VR的內容,直接就可以跑起來。但是要是本來是一個2D的電影,你現在就有了一個IMAX在你的頭上,要是以前是主機的內容的話,你以前是看一個20寸的電視,我們給你的感覺就是200寸的電視,并且這個電視屏幕是可以彎著的,感覺我就是在這個場地上,雖然它不是VR,但是有VR的感覺。

Q:可以介紹一下5G云VR服務的規劃和進展嗎?在國內我們運營商都有什么合作呢?

汪叢青:我們和國內國外的多數運營商在溝通這個事情,很明顯全球的運營商都需要找5G云VR方案,我們是唯一可以真正把一個端到端的云VR方案做出來秀出去的,很多人說你在里面做視頻,這其實并不難,視頻放過去就算有延遲其實也感受不到,但是你要是加入了手部和頭部的互動,要是你做不好的話,很快會出現眩暈的問題,所以這是我們著手在解決的問題。

國內運營商的話目前還在洽談中。之前與歐洲運營商合作的5G Hub在MWC上成功展出,也受到了很多運營商的關注。

Q:剛才說在中國我們更注重消費者市場是嗎?那么今年在國內的消費者市場上我們具體有什么計劃呢?

汪叢青:消費者市場和企業市場我們都很重視,只是會有不同策略滿足不同需求。具體市場細節很難說,但我們會繼續豐富我們以及整個行業的生態。比如和大電影、運動的賽事、電競的項目合作等等,加速VR的大眾普及。

Q:前面我們也看到了HTC將和《流浪地球》進行合作,那會有什么樣的合作內容?

汪叢青:兩個方面,一方面會有一個聯名品牌的Focus的產品,還會基于電影IP打造VR內容。

Q:目前大多數用戶可以接觸到的是VR設備是在線下店,那么Vive Focus Plus對于線下店這塊有什么幫助呢?

汪叢青:高端的線下店基本在用我們的設備,基本證明我們的設備在這種很多用戶量的群體中是最耐用的設備,而且給用戶的是最好的體驗。在未來的話,我覺得今天的設備對體驗店有一個很大的幫助,它可以減少很多的成本,也可以減少很多的管理,以前會有很多的問題,而現在就像Nolan Bushnell說的那樣,可以讓體驗店進入下一個時代。

鮑永哲:因為我們在臺灣自己也有做Viveland,其實以Vive來講,大多數比較高端的體驗店都已經在使用Vive Pro,就體驗店來講,他們比較重視體驗和定位的精確度。我們在自己的試驗當中也進行了測驗,我們看到它很有優勢的地方。比如現在流行的4人、6人的大空間,當然可以更大,它可以更自由的計劃一些內容,這個需要一些時間,我們期待會有一些大空間的產品可能會使用到Vive Focus Plus,但是現有的4人空間他們會形成不同尺寸的差異化產品出現。

Q:另一款VR設備Quest在美國那邊的價格是400美元左右,Vive Focus和你們今天發布的產品形態上比較接近,但是價格貴了接近一倍,你們有考慮過關于價格定位嗎?

汪叢青:其實你可以看看他們的定位,是一個VR的游戲機,他們針對的市場是想用低廉的價格把人家鎖進去一個游戲主機的市場,你可以現在看到你買一個XBOX或者買一個PS這種設備也就200美金,但是你買一個軟件就是五六或者三四十塊美金,所以他是軟件上賺回來的。但我們不同,我們是用合理的價錢賣設備,之后把設備在一個開放的平臺,不管你to B還是 to C,你都可以用我們的這個系統,這是一個最完整最開放的平臺,所以我覺得每一個公司都有自己的商業模式,他們可能覺得從軟件這邊賺回來成本。

Q:去年HTC發布了Vive Pro,據了解steam有一個硬件調查報告,Vive Pro在steam上銷量比較低,這里可以談一下嗎?

汪叢青:Vive Pro是個專業的產品,大多數專業用戶不是買東西來玩游戲的,而上steam的人主要就是玩游戲。所以你要是一個企業,你買了這個設備在你的公司做培訓和設計,他不會連一個游戲平臺,他會用自己的系統來使用。當然有一些高端的游戲玩家想用Vive Pro,但是不是他的主要目的。

鮑永哲:比較偏企業用戶,特別高端的消費者才會用,定價上也有明確的區別。

Q:現有5G串流是進入下一步的解決方案,它解決了重量和運算的一些問題,結合下一代的技術會有多大的進步幅度?而且這個技術的后端特別需要網絡建設,HTC會不會嘗試后端自己建設,或者是尋求微軟和谷歌合作?

鮑永哲:中國移動、視博云是在做落地的部分,包含GPU等等,其實是我們努力的一個目標,但是它是一個非常復雜的系統,從云端到服務器、到5G的成熟度以及和設備都有一個很復雜的連接性,包括網絡的建構完善這些都有關系,我們現在比較傾向是我們認為硬件部署可能是運營商的部分部署,不管它之后租給BAT還是臉書或者租給是我們的服務器使用。當你談到規模,要看你要鋪多大的局面,對于運營商來說,它有這么多的分公司,它實際上是有一些優勢的,對于運營商來講是比較容易做到的。

硬件投資是另外一個事情,我們看到未來覺得說運營商投資這些感覺比較合理,可是臉書和谷歌會不會投,會不會往下推,或者是推到四個大的資料中心的時候,和我們想象當中的省級市級當中還是會有一些落差。

Q:技術符合你們的需求的話,這個量有多大?目前聽起來串流是可以進步的,下一個突破是什么?

鮑永哲:基本上我們看到的一些前進的速度和大家的預期是不一樣的,輕量化是一個必然的過程,不同的時段有些瓶頸,你說這個走向對不對,我認為是對的,它可能需要更好GPU迭代把自己的效率發揮到最高,所以我們自己看更輕更大的視角以及更大的解析度這些都是在努力,VR的復雜度要比電子產品高很多,有的跑得快,有的跑得慢。

汪叢青:手機過了十年就已經沒有什么可以突破了,但是VR下面40、50年,每一年都有新的突破,會讓體驗更新,真正到我剛才說的沒有屏的時候,我們離那個時間還有一段距離。

鮑永哲:我自己也觀察經過這幾年,我們看到我們堅持的一些想法是對的,越來越多的公司愿意投入,不管是我們的競爭對手還是任何,先把這個行業投資,讓開發者有更多的獲益是好事情,所以有越來越多的公司進來,現在從VIVEPORT的月租的模式看起來,西方開發者會有一些硬件,我們不是唯一這樣想的人,有一些巨頭也可以這樣做,他們甚至更積極,所以我們看到我們堅持的方向是對的,整個行業還是向上的,但是最后走到什么地方我們盡力而為。

汪叢青:我覺得在合適的環境有合適的產品和有吸引力的內容這個增長是可以很快的,不一定說19年就是這樣,下面幾年都會有一個很大的曲線的增長。

提問:可以說一下我們和高通的合作嗎?高通的一體機會不會像手機一樣一直更新換代,以及還有對5G的布局是什么?

鮑永哲:在移動平臺上面,我們的戰略是比較開放的,所以除了我們自己的產品我信這個是一個非常好的產品,我們也做了非常非常多的工程和努力,但是我們并不是自己用,我們希望分享給合作伙伴,我們希望做過這樣的迭代之后可以讓消費者最大的獲利,享受到更多的選擇以及不同的功能六自由度的一體機。

高通有很強的實力,和所有的廠商都可以合作,跟我們的合作上我們可以依靠它,它也可以依靠我們,相互依賴。他的合作伙伴可以有一個可以運營VR的平臺,等一下有高通的人過來你可以具體了解一下。

Q:Vive Focus會不會加入更多的控制器的支持?而不是只局限于兩個固定的原生手柄?

汪叢青:我們有了這個技術之后,我們不僅是自己用,我們開放給所有的Wave硬件平臺伙伴,現在已經有6家硬件廠商已經推出了產品,這些公司用了我們的操作系統,就可以給我們有任何配件出來,甚至他們想用我們的手柄都是可以的。

Q:通過串聯PC和組件,你們想要的是什么效果?為用戶解決什么問題?

汪叢青:解決最大的就是用戶的VR的問題,這個內容里面可能是200多個,這個目前是不夠的,我現在的用戶可以完全向4000個PC和上千個主機和內容,讓大家有習慣去用,這個就可以我們想長期達到的目的,讓你像手機一樣每天拿出來幾百次,但是要從每天用開始,這個是最大的開始,讓任何一個人的習慣是有一個21天的規律的,讓你習慣戴上那個頭盔之后你就會主動去找里面有新內容,那么為什么不去玩?而且我們有無限訂閱服務,你一個月幾十塊錢就可以隨便玩,我不用想這個東西多少錢,這個是我們今天宣布的最重要的東西。

Q:串流的VR頭顯設備是有線連接還是無線連接的?

汪叢青:和主機就要插線,但是和PC是無線的,和相機也是無線的。

Q:如果想以后都實現無線呢?

汪叢青:基本上是可以的。開放者現在有兩種選擇,一種是下載,一種是購買,不可能出來一個新的內容,我要50、60塊錢就可以,之后我覺得可能先放在這里賣幾個月之后就有別的想法,你要給用戶選擇。

Q:高通這邊怎么看VR的市場,高通也是5G的重要參與商,5G對于VR會有什么影響?

司宏國:你們都知道VR的產品每年都在迭代更新,我們每年都可以看到很多新的產品和新的硬件,5G出來滯貨我們覺得有兩個機會,第一個是5G有非常高的帶寬和非常低的延遲,你在你的設備上可以享受高質量的服務,在5G時代你可以把很多的計算處理放在云端,終端的渲染是可以分離出來的。

這個是5G帶給我們的一些機會,對于5G的設計我們也可以有不同的形態,目前的一體機加上5G的功能更加做高速和低延遲的內容的分享和使用,第二個就是一體機可以通過連接到5G的云端來使用,第三種就是我們可以利用5G手機的連接,通過無線的方式可以連接在你的頭顯上,可以利用手機的生態來做。

另外我想補充一點,今天的發布會讓我們和HTC Vive的合作進入了一個新的層面,我們會在我們的芯片當中預裝HTC Vive的系統,讓新的手機可以快速的使用HTC Vive的生態和內容,一體機讓我們的硬件和軟件的合作都可以很快的把我們的產品推向市場。

Q:高通合作的平臺也有很多的選擇,為什么選擇和HTC做預裝的合作呢?并且為什么選擇在這個時候做預裝呢?

司宏國:我們認為我們選擇HTC Vive最重要的一個點是因為它的生態是開放的,我們以前有很多的生態合作伙伴,他們都是想建立自己的生態,并沒有開放,所以生態的鏈條非常少,我們的開發者也都非常麻煩,每個人做得都不好,我們之前也探討了這個事情,所以接下來的事情你們都看到了,為了打造我們的開放生態系統,我們把軟件硬件和開發者都拉到了這個圈子,下面我們也會有更多緊密的合作。

鮑永哲:HTC做手機的時候和高通就有合作了,但是我想經過這兩三年行業的發展,HTC對于VR和AR不管是外部的投資還是硬件軟件上的投資,我們事實上非常清楚高通有一個研究單位專門研究追蹤的方式,內容上他們也有開發者的支持,實際上這些力度都非常強,我相信在雙方都認同的情況下,想要把這個市場做起來我們的合作是非常好的。

我們之前說到這個問題的時候,覺得為什么我們不能合作?之后我們花了比較久的時間,所以我們宣布了我們的合作,這個事情idea出來之后經過了一些協調之后我們才確定的。

汪叢青:我以前九幾年的時候經常去微軟,他們當時就是做了一個開放性的平臺,世界上99%的電腦就是用微軟的系統,所以我覺得我們現在做的合作類似于20—30年前PC行業做的事情,我們可以在沉浸式行業也可以做到更好。

司宏國:我補充一下,高通和HTC在手機這塊創造了一個聯合發展的故事,手機發展到現在每年都有新的產品,更好的屏幕和更好的一些零部件都有出現,VR這個領域我們希望高通和HTC可以重現這個歷史。發布今年的手機芯片85開始,之前的芯片上我們軟件的設備已經上市了,但是之前我們的合作伙伴和我們的開發者以及高通自己需要花很多的精力對定制化做一些科學的優化,后面我們會做一些比較大的改善,簡化其中的一些工作。

鮑永哲:其實我們這樣的合作,我覺得最終共同的目標是希望讓消費者得利,因為當我們預裝的時候我們都測試了,技術上的整合也都做完了,我們讓它預先可以在整個生態上跑起來,未來我們可以借助生態伙伴的力量,最終透過預先整合讓他們節省測試和開發商的時間和人力的成本,這樣會有更有競爭里的產品和更好的價格出現,幫助消費者更好的接受VR。所以當時我們一談完就決定一定要做。

汪叢青:其實很多公司外面還是在競爭的,在分市場,這個概念和我們相反,我們現在覺得要把市場做大,要用戶接受它,讓更多的人天天都用,分一個小的蛋糕真的沒有意思,所以我們做的都是幫助市場成長的更快,讓更多的內容出現,我希望你們可以把我們的故事講出去,讓大家理解我們的心態。

Q:對于手機比如華為和小米,他們對于VR平臺開發自己的VR設備對你們是什么看法?

鮑永哲:我們看到沒有什么阻礙,但是每一個公司都有自己的策略,手機上面支持VR,設計上會有不同的挑戰,但是當我們這個東西讓這些公司的經營障礙更低,不同的行業和公司都是不同的看法。

汪叢青:我們愿意支持更多的手機廠商進入VR設備的市場。

提問:之前說對于很多的廠商對接的接口不會很復雜嗎,我們平臺統一嗎?

鮑永哲:我們自己的團隊會比較協同,我們還是希望可以做不同的測試。

汪叢青:我們走過這樣的路,這個很痛苦。

司宏國:如果是看以前在手機VR上更多的是比較簡單的,把你的手機放到一個VR,VR盒子里面只有兩個鏡片,但是我們現在探索的是5G手機通過自己的算力來連接一個很簡單的頭顯,這個上面會有光學透鏡,更好一點的會頭部跟蹤,這樣的話你就可以通過手機的計算能力和生態來做VR的事情,我們已經展示過我們的手機連接VR頭顯的一些項目。

Copyright ? 2006-現在 www.woyo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沃游網 版權所有 蘇ICP備14019037號-2

360老时时彩交流群